经办案例
【敲诈勒索罪】证据审核对于当事人的重要性

一、名词释义

敲诈勒索罪: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他人实行威胁,索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

犯罪未遂:是指犯罪分子已经着手实行犯罪,由于其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的,是为犯罪未遂。


二、法律法规及相关司法解释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七十四条【敲诈勒索罪】敲诈勒索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敲诈勒索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敲诈勒索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一条 敲诈勒索公私财物价值二千元至五千元以上、三万元至十万元以上、三十万元至五十万元以上的,应当分别认定为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规定的“数额较大”、“数额巨大”、“数额特别巨大”。

《上海市高院量刑指导意见》

第十节 敲诈勒索罪

敲诈勒索公私财物数额较大为2000元,数额的巨大为3万元,数额特别巨大为30万元。


三、案情简介

朱某与张某系男女朋友关系,之后双方借宿在张某的堂妹租借的位于浦东新区胶东路的房子内。一天的早上,朱某来到张某堂妹的房间内,发现张某的堂妹在房间里,并且另一名男子在张某堂妹的床上,就用自己的手机录了一段视频。之后朱某与张某因感情问题吵架,期间提到了张某堂妹对朱某的一些负面的评价,之后两人分手。朱某因此怀恨在心,认为两人分手系张某的堂妹造成的。

2014年9月7日,朱某通过之前访问张某堂妹的QQ空间知道了她老公的QQ号码,就将视频及不雅照片传给了她的老公,并且加了她老公空间内的好友,同时发送了视频。张某堂妹知道此事后,联系了张某,希望联系到朱某,解决此事。随后,朱某提出他可以把视频等全部删除,但要求张某堂妹给朱某2万元人民币,并同时要求张某堂妹离开上海。

2014年9月12日,张某堂妹至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下辖派出所报案。

2014年9月14日,张某堂妹因与朱某多次协商后,双方谈妥,张某堂妹把钱放在张某住处,张某堂妹先支付13000元,之后再张某堂妹从张某处借款5000元支付给朱某。张某堂妹希望在上海再呆两个月处理事情。朱某称,如张某堂妹还要在上海呆两个月,需再支付50000元,而后双方协商为30000元。之后,朱某通过黑车司机至张某处先行拿到了13000元,之后在空间留言,要求张某堂妹遵守诺言,9月23日另行在张某处拿到了5000元。之后,朱某逃离了上海,到了海南省三亚市。

2014年9月29日,朱某在海南省三亚市被抓获,10月12日押解返沪。

朱某因涉嫌敲诈勒索罪于2014年10月12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刑事拘留,同月30日经上海市浦东新区检察院批准,由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对朱某执行逮捕。


四、办案思路

本案中朱某家属委托本所指派律师作为朱某涉嫌敲诈勒索一案审查起诉阶段和一审审理阶段的律师。接受委托之后,律师安排会见了朱某,首先,朱某表示了同意本所律师作为他的辩护人。

其次,他向律师陈述了案件的基本情况。本案中,朱某本人表示他确实将涉及张某堂妹隐私的视频发送到他新注册的QQ空间,并加了张某堂妹的老公及老乡为好友,供他人浏览。并且,他还以此勒索张某堂妹,要求张某堂妹给他一笔钱并离开上海。但是,张某堂妹提出要在上海呆两个月,朱某提出要再付一笔钱。按照法律规定,敲诈勒索罪中敲诈勒索的公私财物的数额,影响量刑的长短问题。所以,双方关于钱款的数额的陈述及实际交付的钱款的数额是否一致,需要审核一下相关的材料。

本案中律师需要根据公安机关提供的证据材料,核对案件的证据材料,即确认相关的证据材料的合法性、真实性、关联性等问题之后,还需要根据证据规则,确认相关证据材料能够证实的案件事实中涉及的数额是多少。根据朱某的陈述的涉案金额为18000元,但根据张某堂妹的陈述,应为18000元和后续的30000元。所以,本着有利于当事人利益的原则出发,律师的工作重心在于检察院起诉到法院时的涉嫌敲诈勒索的数额如何确定。本案中朱某的陈述和被害人张某堂妹的陈述是否有相关的证据材料能够相互印证,能否 在本案中争取涉案数额按照朱某本人陈述的18000元,这个有利于他的数额来认定。最后,律师的工作还在于一审审理阶段的量刑上,能够争取到朱某坦白这一法定从轻处罚的情节,能够争取到被害人的赔偿和谅解等酌情从轻处罚的情节,争取法院对朱某从轻判决。


五、争议焦点 

本案中的争议焦点为涉嫌的敲诈勒索的数额是多少?

因为根据朱某的自行陈述,他与张某之前系男女朋友。在两人交往期间,他确实用自己的手机录了张某堂妹与另一名男子的视频。他与张某因感情不和吵架,张某透露了张某堂妹对朱某的一些负面的评价。朱某认为是张某堂妹的话离间了两个人的感情,导致两人分手。随后,朱某新注册了QQ号码,并且将涉及张某堂妹的不雅视频上传到QQ空间,后又加了张某堂妹的老公及老乡为好友,在QQ空间内可以观看。而且,他还将视频发给了张某堂妹的老公,并且还发了一些不雅的照片。之后,他以涉及张某堂妹的视频为要挟,敲诈张某堂妹钱款。并且这一点在张某堂妹的陈述、张某的陈述中可以得到证实。

但本案中,对于涉案数额的陈述,朱某、张某堂妹、张某、秦某的陈述是不一致的。本案中涉案的数额到底是朱某认可的18000元,还是既要认定18000元的既遂,又认定30000元的犯罪未遂呢?对于后一节的犯罪未遂30000元的金额,按照法律规定,如敲诈勒索金额在30000元以上,刑期则在3年以上。所以,本案中对于敲诈勒索数额的认定,对于当事人来说,是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的。


六、具体工作

(一)审查起诉阶段

本案中在审查起诉阶段,律师会见了朱某,向其了解了案件的情况,并向承办的检察院提交了委托手续,查阅了整个卷子材料。本案中公安机关以朱某涉嫌敲诈勒索罪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

从检察院查阅到的公安机关提交的证据材料中,根据朱某的陈述,结合张某堂妹、张某、秦某等人的陈述,可以了解到本案中的基本情况是,朱某与张某堂妹相识,因朱某认为张某堂妹离间了其与张某的关系,将手机内之前录的涉及张某堂妹的不雅隐私视频传至QQ空间并加了张某堂妹老公及老乡等人为好友进行散播,之后朱某以2万元人民币及张某堂妹离开上海为条件,可以删除视频。同时,律师了解到,本案中,朱某、张某堂妹两人除了陈述到,张某堂妹分两次,一次13000元,一次5000元,通过张某支付给朱某人民币合计18000元。朱某还以张某堂妹如在上海多带两个月,另需要支付他人民币50000元的事情,后双方协商至30000元。公安机关认为朱某敲诈勒索的事情分为两次,一次18000元,一次30000元(但未得手)。为此,提供了以下的证据材料。

朱某的陈述:他与张某之前系男女朋友。在两人交往期间,他确实用自己的手机录了张某堂妹与另一名男子的视频。他与张某因感情不和吵架,张某透露了张某堂妹对朱某的一些负面的评价。朱某认为是张某堂妹的话离间了两个人的感情,导致两人分手。随后,朱某新注册了QQ号码,并且将涉及张某堂妹的不雅视频上传到QQ空间,后又加了张某堂妹的老公及老乡为好友,在QQ空间内可以观看。而且,他还将视频发给了张某堂妹的老公,并且还发了一些不雅的照片。之后张某堂妹通过张某联系朱某解决此事。朱某要求张某离开上海,并且支付给他2万元。之后双方商量后,张某堂妹分两次付给他18000元,都是他找黑车司机到张某的住处拿的。并且,张某堂妹确实提出过她不能马上离开上海,需要在上海呆两个月。朱某也提到了让她再支付50000元,后面双方协商为30000元,这个事情之后不了了之。朱某称他拿到18000之后就删除了QQ空间里面的视频,并且离开了上海,到了海南省三亚市。

张某堂妹的陈述:根据张某堂妹的陈述,张某和朱某曾为男女朋友,和她合租在浦东胶东路,之后两人分手。听堂姐张某陈述,她曾把她说过的对朱某的负面评价都告诉了朱某。之后,朱某将在她们合租期间录的视频发给了张某堂妹的老公。张某堂妹通过张某找过朱某,希望解决这个事情。朱某提出需要两个条件,一是要求张某堂妹离开上海,二是要求张某堂妹支付给他2万元人民币。而后张某堂妹报警处理,之后又与朱某多次协商,先通过她的堂姐张某支付给朱某13000元,之后朱某又在他空间留言遵守承诺后,她又支付给朱某5000元。并且,张某堂妹还提到,她无法立马离开上海,需要再呆两个月,朱某不同意,让她再付50000元,后双方协商为30000元。

张某的陈述:根据张某的陈述,她与朱某曾相处过,之后因感情问题分手。确实有过视频的事情,但具体情况她不知情。朱某曾打过电话给她,但都是找张某堂妹的,之后张某堂妹放了两笔钱在她这儿。朱某打电话告诉过他,会有人来取钱的。之后都是通过黑车司机电话联系,把钱取走了,听她的堂妹说过,一共是18000元。

秦某的陈述:根据秦某陈述,他是张某堂妹的老公,曾经朱某加他为好友,并且发了他老婆的不雅视频给他,之后还有一些侮辱性的语言。之后,他听他老婆说,给了朱某18000元,解决了这个事情。

手机录音、QQ空间视频记录、聊天记录:从张某堂妹提供的手机录音内容来看,只能够听清楚张某堂妹一直在求朱某删除视频,给他钱款解决此事,但听不到朱某的任何的声音。

从QQ空间视频记录、聊天记录,可以看到朱某确实上传了张某堂妹的视频,并且还有一些不雅的照片及一些侮辱性的语言。

综合上述材料,我们和检察院就案件的涉案的事实和数额问题进行了沟通,向检察院表达了律师的意见。根据上述证据材料,我们可以看出,朱某的陈述、张某堂妹的陈述及张某、秦某的陈述中,能够相互印证的事情,是朱某存在敲诈勒索张某堂妹钱款18000元的事实。但是,对于朱某与张某堂妹协商的30000元的事情,律师认为缺乏相应的证据能够相互印证,不能够证明朱某有敲诈勒索对方的情况,所以不应该予以认定。根据现有的证据材料,仅有朱某和张某堂妹的陈述,陈述两人曾经协商过30000元的事情,而且前提是张某堂妹如果要在上海多呆两个月的话,但是仅仅是双方的一个说法,并没有达成一致的意见,或者说之后并没有去实施,而且在双方交付完18000元之后,朱某就已经删除了空间内的涉及张某堂妹隐私的视频,所以不存在继续敲诈勒索的主观上的目的,而且客观上也并未再实施催催张某堂妹继续支付钱款的行为。而且,这一节的事实并没有其他的证据材料能够证明。所以,对于这一节30000元的钱款的事情,不应有认定为敲诈勒索的未遂,而不应以犯罪论处。

处理结果:

上海市浦东新区检察院经审查后,认为朱某犯敲诈勒索罪起诉到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起诉书指控朱某犯敲诈勒索罪的金额为18000元。


(二)一审审理阶段

案件由上海市浦东新区检察院起诉至上海市浦东法院,律师向法院提交了委托手续,并拿到了起诉书。律师会见了朱某,了解了他对于本案的想法。起诉书中指控,朱某因感情纠葛迁怒与张某堂妹,于2014年9月7日利用新注册的QQ号将涉及被害人张某堂妹的隐私视频放在QQ空间内,供他人观看。被害人张某堂妹迫于压力,支付给朱某人民币18000元。朱某表示对于起诉书指控他敲诈勒索18000元的没有意见,希望法院判轻点,能够早点出去。按照法律规定,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成立坦白,可以从轻处罚。对于坦白一节意见,在审查起诉阶段已经向检察院提出朱某多次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成立坦白,可从轻处罚。该建议也得到检察院的采纳。

但是,本案中朱某是否还存在其他的从轻处罚的情节呢?按照法律规定,如果能够赔偿被害人取得被害人的谅解,是可以酌情从轻处罚的。

本案中朱某和张某曾经是男女朋友关系,而张某堂妹又是被害人,朱某一直希望联系家属退还违法所得,并向张某堂妹表达歉意,取得张某堂妹的谅解。考虑到这个原因,且朱某的家属和张某一直联系,也通过张某向其堂妹表达了朱某的想法。律师和张某堂妹取得了联系,将朱某及家属的想法告知张某堂妹,就退还非法所得,确定被害人谅解一事和张某堂妹进行了多次沟通。起初,张某堂妹态度非常强硬,而且她的老公在其旁边,不同意谅解。之后,告知张某堂妹赔偿谅解对朱某意味着什么,而且她和朱某本身认识,本身可能是因为误会,才发生了之后的事情,而且朱某因此事已经得到了教训,已经羁押在看守所数月,有可能到监狱服刑;朱某本身年纪不大,家里老人年纪都大了,曾经都是朋友关系,考虑给朱某一个机会。之后被害人经与家人商量之后,表示同意接受赔偿,谅解朱某。但要求张某从中交接,联系张某之后,告知法律规定,如能够取得被害人的谅解,可以争取法院对朱某从轻处罚,张某希望能够帮到朱某,同意陪同朱某的家属和张某堂妹就赔偿一事达成协议,支付钱款并签署谅解书。

处理结果: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朱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威胁的方法,强行索要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敲诈勒索罪。鉴于朱某到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成立坦白,可依法从轻处罚。朱某在家属的帮助下,赔偿了被害人的损失,取得了被害人的谅解,依法酌情从轻处罚。

判决如下:被告人朱某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罚金二千元。

被告朱某收到判决书之后,表示对判决结果满意,不上诉。


七、法律思考

律师建议,在当今社会网络发达,信息化程度比较高,大家在网上分享信息时,应考虑到自己分享信息的合法性,如以非法手段谋取利益,害人害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