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办案例
【盗窃罪】结合证据确认案件事实

一、名词释义

盗窃罪: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盗窃、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扒窃公私财物的行为。

特别自首:指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已宣判的罪犯,如实供述与司法机关已掌握的或者判决确定的罪行属同种罪行的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罪行。


二、法律法规及相关司法解释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六十四条 【盗窃罪】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或者多次盗窃、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扒窃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 二年内盗窃三次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多次盗窃”。

非法进入供他人家庭生活,与外界相对隔离的住所盗窃的,应当认定为“入户盗窃”。

……


三、案情简介

当事人程某某在2012年至2014年期间,在广西地区服兵役。2014年12月兵役期满,程某某退役后返回家乡,2015年春节后,他独自前往江苏打工。在2015年3月,他辗转来到上海打工,并找到了一份相对稳定的工作。但是,由于上海的物价过高,再加上还有住房的压力,程某某仅凭自己的工资依旧无法维持自己基本的生活,经常是饱一顿饿一顿的过日子。程某某也曾经考虑过再多找两份兼职,但是碍于自己的文化水平有限,只能找了一些体力劳动,利用工作的空余时间打工。但是时间一久,每天大量的体力消耗让程某某精疲力尽,但是收入并没有明显的改善。

2015年6月中旬某日,程某某在早晨回到暂住地,想要到楼房对面的杂货店去买些东西,恰巧店主当时并不在,程某某就在原地等候。因为离住的地方近,而且货物品种也比较多,程某某经常到这家杂货店内购买日常用品,因此,程某某也知道店内的收银台放置的位置。在等待店主的过程中,程某某计算着自己目前所剩的积蓄以及下一次的发薪日,突然想到,趁着现在店内无人,自己可以从收银台里拿一点现金。有了这一想法后,程某某仔细确认了一下四周的环境,确认没有其他人员接近后,慢慢地向收银台靠近。程某某仔细查看了收银台附近,发觉不仅收银台没有上锁,而且四周也没有监控摄像,于是程某某迅速从收银台里拿取了90元左右的现金,然后立刻离开了现场。三四天之后,程某某再次来到杂货店,恰巧店主又不在店内,于是程某某与之前一样,从收银台后拿取了50元的现金后离开。之后,程某某也曾到该杂货店购买日常用品,店主并未发现程某某之前的行为。之后,程某某在积蓄都用完的时候,就会偷偷潜入该店铺内,拿取少量的现金,前后共四次,盗取现金人民币210元。

除此之外,程某某曾在2015年5月下旬某日,在暂住地附近的一家网吧内上网时,发现身边的男子有些迷糊,似乎快要睡着。于是,程某某就趁其不注意时,将那名男子放在右手边的手机偷走。

2015年6月30日凌晨,程某某与其邻居汪某(未成年)准备一起去网吧,但是二人身边都没有现金。二人在住处附近的一家农产品市场附近走动,发现一家出租屋的房门虚掩。于是,汪某在外望风,程某某悄悄进入屋内,将屋主放在桌上的一些零钱盗走,共20元。随后二人继续前行,并看见了一个香烟机,程某某尝试用铝管撬动收币箱,并从中取走了2元硬币后离开。

2015年7月2日早晨,被盗香烟机的主人发现了情况后立刻报了警。公安机关随即通过监控视频找到了程某某、汪某的暂住处,对二人实施抓捕,并当场扣押了程某某盗窃的一部白色苹果手机,程某某随后向公安机关交代了所有的盗窃行为。

2014年7月2日,程某某因涉嫌盗窃罪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程某某本人交代实施了多次盗窃行为,公安机关认为程某某共实施了九次盗窃行为,已经构成了盗窃罪。因此,在同年7月23日,公安机关将案件移送人民检察院,对程某某、汪某涉嫌盗窃罪提请批准逮捕。检察机关审查案件后,直接提审了程某某,认为程某某符合逮捕条件,于7月29日以程某某、汪某涉嫌盗窃罪批准对二人的逮捕,公安机关随即对二人执行了逮捕。


四、办案思路

程某某被刑事拘留后,其一度拒绝提供其家属的联系方式,于是公安机关将程某某的拘留通知书通过挂号信的方式寄回其户籍地址,其父母才知道程某某已经触犯了法律。于是程某某的父亲立刻赶来上海,并在询问了公安机关关于程某某的基本情况后,委托本所律师处理本案的全部辩护工作。经指派,辩护人会见了程某某,了解了案件的情况,分析本案的办案思路。

作为刑事案件辩护最为基础的一项工作,就是确认案件发生时的事实情况,以此来判断案件的定性以及当事人所具有的量刑情节。因此,辩护人在介入案件处理后的首要任务就是了解案件发生的具体情况。一般情况下,由于辩护人在侦查阶段没有查阅卷宗的权利,无法核实其他涉案人员的笔录及相关证据材料,所以只能通过当事人的自行陈述进行初步的判断。案件进入审查起诉阶段后,辩护人查阅了案件的卷宗材料后,一方面可以查看当事人对公安机关所做的供述,另一方面也可以比对其他涉案人员的笔录,以此来更为全面的理清案件发生的经过。特别是在案件牵涉多名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害人的情况下,多人之间的供述能否相互印证,也是辩护人确认案件发展经过及事实的一大重要参考。

在确认案件事实情况后,辩护人就需要从案件事实分析案件所及的罪名,即案件的定性问题。盗窃罪是较为常见的一种犯罪,《刑法》条文中也明确规定了几种构成盗窃罪的行为。较为常见的是盗窃数额达到“较大”标准,另外也包括了多次盗窃、扒窃、入室盗窃等行为。条文将盗窃数额较大与其他行为相互区分,也就意味着当事人在采取多次盗窃、扒窃、入室盗窃等行为时,并不以盗窃所得的数额为立案追诉标准。相反,只要实施了类似的行为,无论盗窃金额具体是多少,都要被追究刑事责任。因此,在盗窃案件中,如果存在涉案金额非常小,但具有其他行为的情况下,要确定案件罪与非罪,辩护人就需要对案件整体的行为进行分析,不能仅仅关注涉案的金额。

在案件定性确认后,辩护人就需要从犯罪事实情况中,分析当事人可能存在的量刑情节。在这个过程中,辩护人不仅要从当事人实施犯罪行为中寻找例如犯罪未遂等法定从轻、减轻处罚的情节,还需要全面核实当事人在案发后的到案情况、供述情况等,推敲当事人是否存在自首、如实供述等量刑情节。除此之外,盗窃罪是侵犯财产性犯罪,无论在何种行为下,涉案金额都将是对当事人量刑的一个参考。并且,由于当事人侵犯的是他人的财产,具有可补偿性,当事人可以对被害人进行赔偿,弥补被害人所受的损失。这不仅是当事人认罪、悔罪的表现,也是当事人通过实际行动来弥补自身行为导致后果的直接体现,是财产性案件中的一个重要量刑依据。

综合上述情况,辩护人对本案的办理重点在于理清案件发生的事实经过,并以此确认案件的定性以及存在的各项量刑情节。以事实情况做出基础,提出本案中的疑点,为当事人进行合理的辩护。


五、争议焦点

辩护人仔细分析了程某某在本案中的具体行为,结合案件其他证据材料,认为本案盗窃罪的定性合理,但是当事人是否实施了九次盗窃行为还有待商榷。

根据程某某本人的供述,他在2015年6月期间,先后在暂住处附近的杂货店实施了五次盗窃行为,在2015年5月还在某处网吧盗窃了一部手机,在2015年6月30日凌晨分别对一处出租屋、两处香烟机实施了盗窃行为。但是,辩护人在查阅了案件的所有卷宗材料后,发现对程某某的其中两次盗窃行为只有其本人的供述,并没有其他的证据可以相互印证,无法证实案件发生的具体情况。根据相关法律规定以及司法解释,对于只有当事人的供述或辩解而没有其他证据能够相互印证,无法排除其他合理怀疑以及解释的,不能轻易地认定事实情况。因而,在程某某盗窃金额较低,其行为次数为主要量刑标准的情况下,辩护人认为,程某某实施盗窃行为的次数即为本案最为核心的争议焦点。

在最初向程某某了解案件具体情况时,程某某向辩护人详细地陈述了自己的行为。他在2015年6月30日凌晨先是进入了一家出租屋盗窃了20元,随后又从放在路边的香烟机内盗取了2元硬币。同时,程某某也交代了自己此前的行为,“在2015年6月,我在我住的附近一个杂货店,从收银台的小抽屉里拿过四次钱,……;6月上旬的时候我在某某网吧拿了一部手机,经鉴定价值200元。”通过分析程某某本人的供述,辩护人结合相关法律规定,认为程某某的行为已经明显超过了“两年内盗窃三次以上”的规定。但是,辩护人在查阅案件全部卷宗材料后发现,公安机关出具的起诉意见书中,指控程某某共实施了九次盗窃行为,明显超出了程某某向辩护人供述的范围。因此,辩护人仔细审核了包括程某某笔录在内的所有证据材料,分别核实这九次盗窃行为的情况,并确认了两次具有争议的行为。

首先,关于程某某盗窃杂货店收银台内现金的情况,程某某本人在公安阶段曾供述,“第四次是第三次之后的两三天,具体几号记不清楚了,就记得那天晚上下大雨,晚上19点多的时候,我偷溜进去……”但对于这个情况,公安机关在向被害人及杂货店的老板求证时,被害人却回答,“问:是否有夜间发现财物被盗的?答:不是很清楚,应该没有。”再加上,杂货店平日里没有记录账款,无法核实正确的财产损失,程某某盗取数额也比较小,因此,除了四次盗窃行为能够有所印证以外,关于夜间盗窃的情况无法得到证实,辩护人认为,在对程某某起诉时应当扣除这一次的行为。

其次,关于程某某陈述的未能窃得一架香烟机内钱款的情况,也没有其他证据可以证明。被害人向了解情况的公安机关陈述,“小偷说撬过我家的香烟机,但我当时看了,也没有发现香烟机上有明显的痕迹。”再结合其他证据材料,辩护人也无法找到完整的证据链,来证实程某某实施了此次行为。因此,辩护人认为,这一行为不能计算入程某某的犯罪行为次数。

综合上述情况,辩护人认为,综合本案证据材料,能够证实程某某盗窃行为的次数为七次。最终,检察机关听取了辩护人的意见后,也仔细审核了本案,提审了程某某,并向各名被害人确认情况,采纳了辩护人的意见,认定程某某共实施了七次盗窃行为。


六、具体工作

(一)侦查阶段

接受委托后,辩护人会见了程某某,了解案件的基本情况及程某某到案的细节问题。首先,从程某某本人的陈述中,辩护人根据时间先后,对案件事实情况进行了初步地梳理,分析判断了案件的大致情况。辩护人首先意识到,程某某虽然在短时间内多次进行了盗窃行为,但是每次涉案的数额都非常小,其中一次他甚至只盗取了人民币2元。于是,辩护人向程某某了解了他的犯罪动机。程某某本人表示,“我平时打工赚的钱不多,不够我自己日常的开销,那段时间就是没钱了,没有多想,就偷偷进去拿了人家的钱。……我拿的很少,就是吃用花掉了。”辩护人据此分析,程某某是因为自己的生活拮据才会实施盗窃行为,结合涉案数额较小,辩护人认为程某某还是存在适用取保候审措施的可能性的。但是,考虑到程某某实施盗窃行为的次数过多,他可能会被认定具有再次犯罪的危险。

辩护人之后与公安机关具体处理本案的承办警官取得了联系,并沟通了本案的具体情况,确认案件的进程。辩护人在确认了案件的具体情况后,向承办警官提出了本案涉案数额不到人民币500元,并且其中的一部手机也已经发还了被害人,从实际情况来看,程某某的犯罪情节并不严重,他的社会危害性也比较小,希望能够对他变更强制措施。承办警官听取了辩护人的意见,也对案件进行了进一步的侦查,询问了多名被害人,对涉案的手机进行了价格鉴定。最终,辩护人与公安机关确认,认定本案涉案的手机价值人民币200元,其余涉案数额为232元,金额较之一般的盗窃案来说,的确很小。但是,公安机关也同样考虑到程某某犯罪次数过多,犯罪频率较高,需要对本案进行商讨。

处理结果:

辩护人与公安机关进行了多次沟通,确认了案件情况以及案件进展,及时跟进案件处理工作,并以程某某涉案数额明显较低为由为程某某向公安机关提交了取保候审申请材料,希望公安机关能够对程某某变更强制措施。公安机关经过讨论后认为,虽然程某某涉案金额的确较小,但是由于他实施盗窃行为的次数过多,进行社区矫正无法保证不致发生社会危害,因此,公安机关对程某某不予变更强制措施。最终,公安机关以程某某、汪某涉嫌盗窃罪于2015年8月4日将该案移送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二)审查起诉阶段

案件进入审查起诉阶段后,辩护人向人民检察院提交了委托手续,确认了案件的具体承办人,并安排时间进行阅卷。随后,辩护人会见了程某某,并与其本人核实了案件的相关证据材料。通过公安机关出具的起诉意见书,辩护人发现,公安机关认定的犯罪嫌疑人的行为共计九次,辩护人因此仔细核对了程某某在侦查阶段做的笔录。他本人陈述道,“在那个杂货店我大概去了四五次,每次拿的钱都不多,具体的日期我记不清楚了。……我记得第一次拿了90元,后面就是20元、10元左右的,都不多。”“(6月30日凌晨)我们从出租屋出来以后就沿着马路走,看到路边有两架香烟机,我就去撬银箱了……”从程某某本人的陈述中,辩护人发现,并没有明确指出他实施盗窃行为的次数。为了核实相应的情况,辩护人也仔细审核了被害人的笔录。杂货店的店主在笔录中陈述,“问:你总共发现了几次财物被盗的情况?答:大概三四次,六月底以后就没有被偷过了。”而另一名被害人,即香烟机的所有者则表示,“前两天有人到我店门口指认现场,警察说我的香烟机被偷了,我仔细看了一下,没有损失。”综合这些情况,辩护人向检察机关提出了相关意见,认为公安机关指控程某某涉嫌九次盗窃行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足以认定所有犯罪行为。

另一方面,辩护人查阅了程某某的到案经过,确认程某某是因2015年6月30日凌晨的盗窃行为被公安机关抓获。在程某某到案后,不仅如实供述了当天的犯罪行为,还交代了公安机关尚未掌握的其他盗窃行为,根据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应当成立特别自首。辩护人综合上述情况向检察机关提出了相关意见,并与本案的具体承办人取得了联系,直接表达了辩护人的观点。此后,辩护人保持与承办人的沟通,确认案件的进展,并提交了书面的意见书。

处理结果:

承办检察官审核了案件的证据材料后,直接提审了程某某与汪某,核实了案件的细节事实,采纳了辩护人的相关意见,以程某某涉嫌盗窃罪,实施了七次盗窃行为,将本案于2015年8月17日向法院提起公诉。同时,考虑到本案涉案人员汪某为未成年人,且犯罪行为较轻微,对汪某作出了附条件不起诉的决定。


(三)一审审理阶段

案件进入审理阶段后,基于本案此前的工作,辩护人及时与承办的审判人员取得了沟通,并初步表达了辩护人的意见。同时,辩护人在询问了委托人及程某某本人的意见后,向审判人员表示,程某某愿意提前缴纳罚金。审判人员对案件进行初步审查后,审核了案件材料,同意了由程某某的家属代为提前缴纳罚金。随后,在征得程某某本人同意的情况下,审判机关决定对本案适用简易程序进行审理,并与辩护人进行了沟通。

开庭审理时,公诉机关指控程某某涉嫌盗窃行为共计七次,涉案数额432元。辩护人对此没有异议,但也同时提出了程某某主观恶性轻,认罪、悔罪态度良好,并具有特别自首等法定量刑情节的辩护意见,在庭审时为程某某进行了罪轻辩护。

处理结果:

经过公开开庭审理,审判人员当庭听取了控辩双方的意见,对程某某进行了询问,并听取了程某某的最后陈述。审判人员认为程某某在两个月内多次实施盗窃行为,已经触犯法律,但是考虑到本案情节较轻,涉案金额不高,并且程某某本人主动交代司法机关未掌握的犯罪行为,积极赔偿被害人,提前缴纳了罚金,具有较好的悔罪表现。因此,最终,人民法院以程某某犯盗窃罪,当庭判处其拘役五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五百元(已缴纳)。


七、法律思考

在如今的社会中,有些人往往会因为一时贪图利益而做出追悔莫及的事,就像本案中的当事人,为了232元的小便宜,却要面临被剥夺人身自由的严重后果。贪念往往就在一瞬之间,但是为了一时的贪念,就去触犯法律的底线,最终导致自己将要承担起刑事法律责任,却绝对不是明智之举。我们生活的社会存在太多的利益诱惑,而我们应当时刻警醒自己,不要为了满足贪欲而去实施错误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