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办案例
【故意毁坏财物罪】审查起诉阶段变更罪名,获轻判

一、名词释义

故意毁坏财物罪:是指故意毁灭或者损坏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行为。

寻衅滋事罪:是指肆意挑衅,随意殴打、骚扰他人或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或者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行为。


二、法律法规及相关司法解释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七十五条【故意毁坏财物罪】故意毁坏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二百九十三条【寻衅滋事罪】有下列寻衅滋事行为之一,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一)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

(二)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情节恶劣的;

(三)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

(四)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

纠集他人多次实施前款行为,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可以并处罚金。

第六十九条 判决宣告以前一人犯数罪的,除判处死刑和无期徒刑的以外,应当在总和刑期以下、数刑中最高刑期以上,酌情决定执行的刑期,但是管制最高不能超过三年,拘役最高不能超过一年,有期徒刑最高不能超过二十年。

如果数罪中有判处附加刑的,附加刑仍须执行。

第七十七条 被宣告缓刑的犯罪分子,在缓刑考验期限内犯新罪或者发现判决宣告以前还有其他罪没有判决的,应当撤销缓刑,对新犯的罪或者新发现的罪作出判决,把前罪和后罪所判处的刑罚,依照本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决定执行的刑罚。

被宣告缓刑的犯罪分子,在缓刑考验期限内,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国务院公安部门有关缓刑的监督管理规定,情节严重的,应当撤销缓刑,执行原判刑罚。

《最高检、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

第三十三条 故意毁坏公私财物,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追诉:

(一)造成公私财物损失五千元以上的;

(二)毁坏公私财物三次以上的;

(三)纠集三人以上公然毁坏公私财物的;

第三十七条 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寻衅滋事,破坏社会秩序,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追诉:

(一)随意殴打他人造成他人身体伤害、持械随意殴打他人或者具有其他恶劣情节的;

(二)追逐、拦截、辱骂他人,严重影响他人正常工作、生产、生活,或者造成他人精神失常、自杀或者具有其他恶劣情节的;

(三)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价值二千元以上,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三次以上或者具有其他严重情节的。


三、案情简介

嫌疑人田某某,男,1965年11月13日出生于上海市徐汇区,汉族,大专文化,户籍所上海市静安区,现住上海市徐汇区。

2012年12月11日,田某某因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被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六个,缓刑一年。(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2013年下半年,田某某考取了机动车驾驶证,同时为了方便上下班,田某某购买了一辆小轿车。2013年年底的某一天,嫌疑人田某某下班驾车回家,行驶至小区门口时,因入口狭窄,加上田某某刚拿到驾照驾驶技能较生疏,导致嫌疑人田某某的车子与刘某某驾驶的一辆保时捷卡宴同时进入狭窄的入口,嫌疑人田某某为了躲避刘某某的车辆向路边急转,结果自己的轿车轮胎被路障扎破,花掉几千元的修理费,但是保时捷卡宴的车主没有对田某某进行赔偿,嫌疑人田某某因此怀恨在心。2013年11月下旬,嫌疑人田某某在小区里找到了这辆保时捷卡宴,于是在11月下旬的两个晚上及2014年1月7日晚,犯罪嫌疑人田某某在小区内,用钥匙和一把勺子毁坏该轿车,致该车左右四扇车门及车头部位的车漆达七处划痕物损,经鉴定,物损价值人民币两万五千余元。

2013年11月份,嫌疑人田某某因驾驶技能较生疏,在小区内驾车时与一辆大众牌帕萨特车相撞,将该车油漆刮了几道,因考虑到双方是邻居,双方私下协商解决,嫌疑人田某某向帕萨特的车主赔偿了一千余元。此事虽然了结,但嫌疑人田某某认为自己因为车技生疏导致总是被别人欺负,心中很是不满。2013年11月某晚及2014年12月初某晚,犯罪嫌疑人田某某在小区内找到该车,用钥匙及勺子毁坏这辆大众牌帕萨特轿车,致该车的左侧及后车门车处划痕物损,经鉴定,物损价值人民币2400余元。

2014年1月初,两辆车的车主向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分局报案,称车辆被人为毁损,公安机关遂介入调查,通过调取小区内的监控录像发现,田某某具有重大作案嫌疑。

2014年1月8日,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分局将在单位上班的田某某传唤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田某某当场承认损毁两辆轿车的事实。2014年1月9日,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分局以嫌疑人田某某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2014年1月11日延长刑事拘留期限至三十日。2014年1月28日经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2014年1月28日由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分局对田某某执行逮捕。

上述事实,有嫌疑人田某某的供述,鉴定意见通知书,两名车主的陈述、监控录像等证据材料为证。


四、办案思路

辩护人接受委托后,到徐汇区看守所会见了嫌疑人田某某,办理了相应的委托手续,与嫌疑人田某某了解了案件的事实情况,辩护人正式介入本案,并且梳理了本案的办理思路。

首先,辩护人准备初步对嫌疑人田某某的量刑进行分析判断,公安机关将嫌疑人的案件定性为寻衅滋事罪是不是合适,是否定性为故意毁坏财物罪更为适当。因为辩护人考虑到,按照《最高检、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毁坏财物的价值达到人民币五千元以上才到达故意毁坏财物罪的立案标准,但是任意损毁公私财物的价值达到人民币两千元以上就达到了寻衅滋事罪中的立案标准。不难看出,在毁损财物的价值相同的情况下,寻衅滋事的罪量刑要比故意毁坏财物罪的量刑重,也就是说,对本案嫌疑人田某某的定性不同,最终会导致对嫌疑人的量刑产生较大的差别。因此,辩护人将会把本案嫌疑人田某某的定性作为本案的重点,通过进一步确认案件事实,核实相关的证据材料,最终明确嫌疑人田某某的行为是否应当定性为故意毁坏财物罪。

其次,在对嫌疑人田某某的定性确认的基础上,辩护人将通过详细阅卷对嫌疑人田某某在本案中的量刑情节进行全面的分析,结合相关法律规定,找出田某某在这个案件中具备的法定以及酌定可以从轻、减轻处理的情节,将田某某所具有的从轻情节与司法机关进行全面的沟通。要是关于田某某具有的坦白、自愿认罪、主观恶性以及社会危害性相对较小等可以对田某某从轻处理的情节,并将上述情节进行详细的说明,以书面形式提交司法机关,尽可能为田某某争取从轻处理,让田某某早日回归社会。

综合全案,辩护人考虑从本案的事实以及证据入手,进而确定公安机关指控犯罪嫌疑人田某某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的定性是否适当,同时向司法机关提出田某某在本案中具有的法定、酌定可以从轻、减轻处理的情节,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为犯罪嫌疑人田某某争取到相对有利的结果。


五、争议焦点

辩护人通过了解案件的事实情况并且分析本案的全部证据材料,认为本案主要的争议焦点是本案的定性问题,嫌疑人田某某是涉嫌寻衅滋事罪,还是故意毁坏财物罪?公安机关指控嫌疑人田某某涉嫌寻衅滋事罪的定性是否适当,事实是否清楚,证据是否确实充分?

本案的定性不同,嫌疑人的量刑将会有着较大的差别,按照《最高检、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毁坏财物的价值达到人民币五千元以上才到达故意毁坏财物罪的立案标准,但是任意损毁公私财物的价值达到人民币两千元以上就达到了寻衅滋事罪中的立案标准,由此可见,定性不同,量刑差别较大。

除了了解量刑的不同,本案的重点还是要分析两个罪名的犯罪构成,还是要靠证据和法律来判断。根据相关法律的规定,两罪的犯罪构成显然不同。两罪从行为产生的原因来看,故意毁坏财物罪往往都是事出有因,但寻衅滋事则刚好相反,往往事出无因。从犯罪行为侵犯的对象上看,寻衅滋事侵害的对象往往是不特定的,而故意毁坏财物罪侵害的是特定人的物,往往由一定的恩怨所引发。因此,本案嫌疑人田某某与被害人之间是因为有现实的恩怨还是因为田某某为了发泄、寻求精神刺激而实施坏划损被害人车辆是影响本案定性的关键因素。


六、具体工作

(一)审查起诉阶段

案件处于检察院审查起诉阶段后,辩护人联系检察院阅卷,通过详细阅看本案的全部材料了解到该案的具体事实以及定性。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分局是以嫌疑人田某某涉嫌寻衅滋事罪移送起诉至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检察院,辩护人通过进一步分析本案的卷宗材料,发现公安机关指控嫌疑人田某某涉嫌寻衅滋事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根据相关的卷宗材料,辩护人及时与承办检察官就田某某的定性问题从三个方面进行了沟通。第一个方面,从故意毁坏财物罪与寻衅滋事罪的犯罪的起因来分析,故意毁坏财物犯罪一般均是事出有因,而寻衅滋事犯罪一般均事出无因,而且在原因方面,寻衅滋事罪的原因力弱些,而故意毁坏财物罪等故意犯罪的原因力相对较强,在原因的性质方面,前者不具有正当性和合理性,后者则带有一定的“正当性”或“合理性”。结合田某某案件的证据材料,犯罪嫌疑人田某某与两名被害人均居住在同一个小区,案发之前,嫌疑人田某某曾与本案中的大众牌帕萨特车主因为车辆碰撞发生纠纷,嫌疑人田某某还因为该纠纷向帕萨特的车主进行了赔偿,双方也因此结怨。嫌疑人田某某与本案中另外一名被害人,即保时捷卡宴的车主,两人驾车同时驶入小区时,因入口狭窄,嫌疑人田某某为了躲避刘某某的车辆向路边急转,结果自己的轿车轮胎被路障扎破,花掉几千元的修理费,但是保时捷卡宴的车主没有对田某某进行赔偿,双方也因此结怨。因此,本案中的嫌疑人田某某与两名被害人之间确有纠纷,该案显然是因为相互之间的纠纷没有妥善处理进而升级而引发的刑事案件,本案事出有因,符合故意毁坏财物罪的犯罪起因。第二个方面,从两罪的犯罪对象的选择来进行分析。寻衅滋事犯罪的犯罪对象一般是不特定的,而故意毁损财物的犯罪对象一般是特定的。犯罪对象的不特定,是指犯罪人在实施犯罪之前,对犯罪对象并没有明确的选择,其行为最终指向谁,带有很大的偶然性和随意性。而犯罪对象的特定性,是指犯罪人在实施犯罪之前,对犯罪对象就有明确的选择,其行为针对的目标是一定的,嫌疑人田某某的案件中,田某某居住的小区停放了多辆汽车,但嫌疑人不是随意划车,相反,嫌疑人是非常明确且有指向性的,仅针对这两被害人的车辆进行划损,完全不是随意在小区内划损其他的车辆,因此,辩护人认为,本案嫌疑人田某某犯罪的对象是明确的,也符合故意毁坏财物罪的犯罪对象。第三个方面,从寻衅滋事罪与故意毁坏财物罪的主观方面进行分析。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犯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故意,犯罪目的是将财物毁坏,犯罪动机一般方面是出于个人报复或妒嫉等心理。而寻衅滋事犯罪,行为人在主观方面虽也表现为故意,但其动机是通过寻衅滋事活动,填补精神上的空虚,满足其耍威风、寻求刺激等个人不正当的要求,损毁财物不是其最直接、最主要的动机。嫌疑人田某某的案件中,田某某是基于之前跟两名被害人之间因为车辆碰撞发生过纠纷的原因,进而毁损两名被害人的车辆,是为了报复两名被害人,不存在耍威风或者寻求刺激的主观方面,田某某主管方面也是符合故意毁坏财物罪的主观方面。

检察院对辩护人的意见进行了充分考虑,为了查清本案,承办检察官亲自到徐汇看守所提审田某某,了解了案件事实情况,田某某的供述与辩护人之前向检察院反映的内容基本一致。辩护人在就上述观点与承办检察官进行沟通的同时,为了更加详细的阐述辩护人的意见,人将上述意见以书面方式提交到检察院。

处理结果:

辩护人就该案的定性等情况与承办检察官进行多次沟通,检察院对辩护人提交的书面辩护意见也非常重视,经过辩护人与检察院全面就该案进行沟通后,承办检察官因为认为公安机关指控嫌疑人涉嫌寻衅滋事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应当定性为故意毁坏财物罪更为适当。在检察院审查起诉阶段,承办检察官将关于田某某案件定性的问题向上级领导进行了汇报,最后,检察院同意辩护人提出的对田某某定性更改为故意毁坏财物罪的辩护意见。2014年3月21日,徐汇区人民检察院以田某某涉嫌刑法第二百七十五条故意毁坏财物罪起诉至法院,同时,检察院充分考虑到田某某具有的酌情从轻处理情节,向法院提出对田某某判处一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建议。


(二)一审审理阶段

检察院将案件移送至法院后,辩护人至法院领取了起诉书,就起诉书指控的案件事实情况及案件定性进行了确认,之后,辩护人与被告就起诉书指控的罪名、事实以及证据进行了核实,田某某表示认可起诉书的指控,自愿认罪,并且同意适用简易程序,同时,田某某表示愿意对两名被害人进行赔偿。之后,辩护人将被告人的意愿告知家属,家属也表示愿意代表被告人对被害人进行赔偿。开庭前,辩护人代表被告人与两名被害人就赔偿事宜进行了沟通,被告人的家属分别对两名被害人进行了赔偿,两名被害人向被告人出具了书面谅解书,表示对被告的行为予以谅解。

开庭前,辩护人就相关情况与承办法官进行了沟通,同时告知法官被告人的家属已经代表被告对两名被害人进行了赔偿,两名被害人也出具了书面谅解书给被告。一审开庭时,辩护人作为田某某的律师出庭为田某某进行辩护,在举证质证阶段,辩护人提交了被害人向被告出具的书面谅解书,证实两名被害人均表示谅解被告的行为,同时提出希望法院可以对被告人从轻处罚的意见。在法庭辩论阶段,辩护人结合田某某的陈述,为田某某做了有罪的罪轻辩护,并且提出了田某某在具有坦白,自愿认罪,取得被害人谅解,认罪、悔罪态度较好等从轻情节,希望法院能够对田某某从轻处罚。

处理结果

法院认为,被告人田某某故意毁损他人财物,造成物损价值人民币27400余元,其行为已经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应当予以处罚。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被告人田某某在缓刑考验期内犯新罪,依法撤销缓刑,实行数罪并罚。辩护人的相关意见予以采纳,鉴于田某某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并通过积极赔偿被害人取得被害人的谅解,依法予以从轻处罚。公诉机关的量刑建议符合罪刑相适应的原则,本院予以支持。

最终,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撤销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判决中对田某某宣告缓刑的一年的执行部分;被告人田某某犯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与前罪判处的有期徒刑六个月合并,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个月。


七、法律思考

在这个飞速发展的社会中,生活节奏不断加快,让人们在生活中处理身边发生的事情也变得越来越急躁,往往不能够静下心来去处理相关的问题,与身边的人和事的矛盾纠纷也越来越多,在这里建议大家在遇到一些日常纠纷时能够通过合法方式妥善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