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办案例
【故意杀人罪】故意杀人罪中死刑改判死缓

一、名词释义

故意杀人:是指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

激情犯罪:是指行为人在精神上受到刺激或人身受到攻击、人格遭到侮辱后,处于难以抑制的亢奋冲动状态,在这种状态下,人的正常理智被削弱或丧失,表现为认识范围狭窄,自我控制能力削弱,不能正确评价自己行为的意义和后果,行为人在强烈而短暂的激情推动下实施的一种爆发性、冲动性犯罪行为。


二、法律法规及相关司法解释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三十二条【故意杀人罪】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六十七条【自首】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三、案情简介

当事人林某自幼就处于单亲家庭,幼年时期与唯一亲人母亲相依偎命,从小养成独立、自食其力的性格和习惯。成年后就一直靠打工生活,是一个从不惹事的老实、孝顺的孩子。但在当事人林某的成长过程中,由于种种原因,得不到年轻女性的人格尊重。在出于维护自己尊严、得到别人公平对待,反抗、保护自己的心理的过程中,他也逐渐塑造了一种敏感而孤僻、内向、忍耐但又看问题有些极端倾向的个性。林某与妻子董某相恋、结婚,二人一直感情融洽。林某容不得别的男的,哪怕是多看自己的妻子一眼。两人相处久之后,董某发现了林某性格上的负面情绪。

2010年被告林某与妻子董某一起从外地到上海打工,在某物流公司的临时工。在之后多年的相处中,二人一直因妻子与其他男人接触而发生争执。2013年林某因与妻子董某感情不和,最终离婚,但之后双方仍同住在上海浦东新区祝桥镇的民宅内,但分居于两个房间。离婚之后,董某和范某进行交往,但林某一直表示反对。2013年7月3日22时30分许,林某外出返回住处后,发现董某的卧室房门紧锁,踹开房门后看到董某与一名男子范某同处一室,林某与范某发生言语争执之后,林某遂持铁管击打范某的头部,后又追至出房门外的生活庭院内,继续击打范某的的头面部,造成被害人范某颅脑损伤致中枢神经系统功能衰竭而死亡。之后邻居听到吵闹声后,出门查看情况,而后拨打了120及110,警察到达现场之后,将林某带至公安机关。

2013年7月4日,被告林某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刑事拘留,2013年7月23日因涉嫌故意杀人罪经上海市浦东新区检察院批准逮捕。


四、办案思路

本所接受委托之后,指派律师作为他案件一审审理阶段、二审审理阶段的辩护人。辩护人接受委托之后,安排时间会见了当事人,了解了案件的相关情况。当事人承认确实是自己拿铁管把被害人范某打死的。按照法律规定,故意杀人罪,是指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是一种最严重的侵犯公民人身权利的犯罪,侵犯的客体是他人的生命权利。生命权是公民最重要的人身权利,任何人都不能非法剥夺。本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在实际发生的案件中,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方法是多种多样的,行为人采用什么方法,并不影响本罪的成立。本罪是故意犯罪,包括直接故意和间接故意。直接故意是有明确的杀人目的,并且希望其行为能致使被害人死亡;间接故意是对自己的行为可能造成被害人死亡的后果采取放任的态度。

实践中应当注意的是,认定故意杀人罪不能客观归罪,不能只看行为的后果,要根据行为人的主观意识内容来认定。如果行为人不是要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而是出于其他故意行为致人死亡的,如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的,强奸妇女致使被害人死亡的,使用暴力进行抢劫致人死亡的,等等,则不能轻易认定为故意杀人罪,而应将致人死亡这一后果作为具体涉嫌犯罪的量刑情节来考虑。

本案中,被告林某对被害人范某的头部等重要部位,实施了多次击打情况,造成了范某死亡的后果。但对于被告是否构成故意杀人罪的情况,应结合案件的证据材料,确认林某主观上是否有故意杀人的故意,客观上是否实施了故意杀人的行为进行判断。所以,本案中主要是关于案件的定性问题,即被告人是否构成故意杀人罪,还包括了被告人林某是否具有法定从轻处罚的情节和酌定从轻处罚的情节。本案中,犯罪行为造成了被害人范某死亡的结果,如林某构成故意杀人罪,又无法定从轻的情节,被告人林某有可能被判处死刑。所以,辩护人的主要工作在于,是否能够就案件的定性或者案件的量刑情节上进行辩护。其中,在量刑情节上的辩护,包括了当事人是否具有法定的从轻处罚(自首、立功等)和当事人是否具有酌定的从轻处罚情节(赔偿谅解等)。对于当事人来讲,他面临的是可能判处死刑这样一种严重的刑罚,所以不论定性还是量刑上的辩护,对他是至关重要的。


五、争议焦点

本案中的争议焦点主要在于三个方面:第一,当事人林某的行为是否属于激情犯罪,在激情犯罪中的程度是否可以从轻处罚?第二,当事人林某是否构成自首,是否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第三,当事人林某在二审审理期间赔偿被害人家属的损失,取得谅解,是否二审可以改判?

第一,本案中当事人林某是否属于激情犯罪及林某在激情犯罪中的过程程度。按照激情犯罪的规定来讲,不良情绪的长期淤积,在偶发性事件的激发下,才爆发出来,并且当事人的激情行为具有当场性,缺乏准备时间。本案中,林某是因受到强烈刺激而产生伤害他人的激情。根据查明的案件事实,林某不存在杀死被害人的预谋。另一方面,林某与董某尽管已经离婚,但是居住在一处,只是分居在不同的房间。林某在感情上,还是放不下董某。而且,两人并不是陌生人,对于曾经的夫妻关系,林某是非常重视的。事发时,林某从外面回来,发现董某房门紧锁,踹开之后发现董某和范某同处一室,进而林某与范某发生言语上的冲突。本来,范某与董某二人同处一室的行为已经刺激了林某,但范某与董某二人又在言语上刺激林某,林某一时气愤,才持铁管击打范某。范某在此过程中,又一直对林某进行反抗,林某气急下才会继续实施殴打行为。当事人实施犯罪行为是因受到被害人的反抗,即被害人为挣脱当事人,一直逃出房门外,并且事发时董某又一直阻挠当事人殴打范某,更加引起林某的情绪激动和愤怒,林某才会对被害人继续进行伤害的行为。本案系因感情纠纷引起的案件,林某诚然具有重大罪过,但被害人的过错也是非常明显的。如前述,在案发当天,被害人出现在董某居住的地方,被当事人发现之后,致使双方发生厮打,当事人的精神受到强烈刺激,多日积聚的不良情绪瞬间爆发。受害人的过错行为导致了当事人的情绪爆发,从而造成了伤害甚至不思后果的击打行为。

第二,当事人林某的行为是否构成自首,是否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根据当事人林某的陈述,事发当时是邻居听到吵闹声,看到他和范某发生肢体冲突的时候,拨打了110和120的。他在把范某打倒在地之后,发现范某头部流血后,他并未再实施殴打,而是一直等在现场,直到警察到场之后,把他带回派出所协助调查。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自动投案,是指犯罪事实或者犯罪嫌疑人未被司法机关发觉,或者虽被发觉,但犯罪嫌疑人尚未受到讯问、未被采取强制措施时,主动、直接向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投案”、“罪行尚未被司法机关发觉,仅因形迹可疑,被有关组织或司法机关盘问、教育后,主动如实交代自己的罪行的,应当视为自动投案,并认定自首”的规定,当事人林某的行为应属于自动投案。并且,林某到案之后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按照法律规定,林某的行为应该属于自首,应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第三,当事人林某在二审审理期间赔偿了被害人家属的损失,取得了谅解,是否可以改判?按照法律规定,二审法院在审理当事人上诉的案件中,如发现一审认定的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可以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如发现一审认定的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可以发回重审;如发现一审认定的事实清楚,适用法律错误,可以予以改判。本案中,当事人林某在二审审理期间,在家属的帮助下,积极赔偿了被害人家属的损失,取得了被害人家属的谅解。按照法律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法院可以对其从轻处罚。并且,本案中,当事人伤害的是被害人的生命权,唯一的弥补途径是进行经济上面的赔偿,所以对被害人家属的赔偿,化解了林某与被害人家属之后的矛盾,对社会有着积极的影响,是可以对其酌情从轻处罚的。所以,辩护人认为,二审存在予以改判的可能性。


六、具体工作

(一)一审审理阶段

本案接受当事人林某家属委托之后,辩护人会见了林某,就委托一事征得了林某本人的同意,了解了案件的基本情况。据林某本人表示,事发时确实是他用铁管殴打范某,导致范某死亡的,对于这一基本事实,他是认可的。同时,辩护人向林某了解了事发时的细节,他和董某之间的关系,当时为什么会用铁管殴打范某,怎么到的派出所等情况。之后,辩护人到法院提交了委托手续,拿到了起诉书,并查阅了本案的相关的证据材料。根据起诉书指控,当事人林某因与董某的感情问题,发现董某与范某同处一室后,持铁管击打范某头部,造成范某死亡。公诉机关认为,林某犯故意杀人罪,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拿到起诉书之后,辩护人再度会见了林某,就起诉书指控的事实、证据等询问了林某的意见。当事人林某表示认罪,但是他自己表示非常后悔,也知道自己的行为造成了严重的后果,希望能够赔偿对方,法院能够给他改过的机会。一审法院判决之前,被害人家属提出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法院组织双方就民事赔偿部分进行调解,但在一审法院判决之前,双方未达成一致的意见。

通过查阅卷宗材料,辩护人发现林某的情况属于激情犯罪且被害人具有一定的过错,林某的情况也应该认定为自首。针对上述情况,辩护人和承办法官进行了沟通,就林某本身的家庭情况、案件情况及存在的从轻的情节,表达了辩护人的相关意见。之后,在法庭庭审时,主要针对当事人林某的量刑情节进行了辩护。

根据林某当庭陈述的情况及证人证言可证实,事发后,林某一直在案发现场,没有逃跑,而且还配合警察开展调查工作。辩护人认为,案发后公安机关接到报警而出警,当时对于本案来说,案情不明,尚不能确定谁是犯罪嫌疑人,公安机关也没有对林某进行讯问或采取强制措施,在此情况下,林某主动承认了自己的犯罪行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林某的行为应属于自动投案。林某在案发后,在公安机关和庭审中都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行为,对于他的行为应认定为自首。再者,当事人林某的情况属于激情犯罪,而且被害人范某对于矛盾的激化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在本案中具有一定的过错。本案中,林某与董某刚离婚不久,双方的感情还未完全放下,而且双方还是居住在同一个地方。事发时,林某在发现董某的房间反锁之后,林某是进行了踹踢房门的,之后发现两人共处一室,董某及范某均和林某有了言语的冲突。林某长期的淤积因发现前妻与他人同处一室,受到了激发,从而产生了之后的一系列不理智的行为。林某随手拿到铁管,开始击打范某,董某从中进行阻拦,更加激发了林某的愤怒之情,而且范某又一直进行反抗与逃跑等,林某就更加的愤怒,随后击打了范某的头部,范某倒地之后,林某就停手了。可见,本案中,林某并不是经过预谋进行了犯罪,而且,范某与董某的行为在一定程度上激怒了林某,对林某之后的行为有一定的激化作用。林某在范某倒地之后,并未再继续击打,说明林某主观上恶性不大的。

所以,辩护人基于上述两点理由为林某进行辩护,希望法院能够对他从轻处罚。法院经过审理之后,也采纳了辩护人的相关的辩护意见。

处理结果: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林某故意杀人致一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依法应予惩处。鉴于被告林某有自首情节,依法可以从轻处罚。据此,依法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林某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二)二审审理阶段

本案中,一审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林某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判决之后,林某认为一审法院量刑过重,而且林某希望能够赔偿被害人家属,希望能够从轻处罚。故一审判决之后,被告人林某提出了上诉。

本案二审主要的工作在于是否能够与被害人家属关于民事赔偿事宜达成一致,赔偿被害人家属,取得被害人家属的谅解,能够对林某从轻处罚的问题。当事人提出上诉之后,就民事赔偿部分提出意见,仍希望与被害人家属进行沟通。针对上述情况,辩护人和承办法官进行了沟通,就林某希望赔偿并取得被害人家属谅解一事的想法,提出希望法院能够在中间给双方做个工作,林某家属也同意代为赔偿。

辩护人和承办法官主要表达了以下几点意见。首先,对于林某的行为导致范某死亡的结果表示歉意,而且林某对于此事深表内疚,从公安机关开始一直就案件事实如实供述,现也表达了希望能够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赔偿被害人家属的想法。二审法院就赔偿一事组织了调解。当事人林某的单亲母亲当面向被害人的家属表达了充分的歉意,把家里的情况及当事人林某成长的过程等向被害人家属做了介绍,自小到大当事人林某与母亲相依为命,没想到他一时冲动做出了如此严重的事情。林某的母亲也表示,尽量赔偿被害人家属,希望能够取得被害人家属的谅解。辩护人也将当事人的态度及想法表达给了被害人家属,告知了被害人家属,辩护人多次会见林某,他本人也多次表示了认罪悔罪,希望能够积极赔偿被害人家属,取得被害人家属的谅解。之后,经过双方多次协商之后,被害人家属同意接受林某家属赔偿的钱款二十万元,谅解了林某,同意法院对被告人林某从轻处罚。

处理结果: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一审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程序合法,但考虑到当事人在家属的帮助下,从事发后至二审宣判之前,充分弥补了被害人家属的损失,取得了被害人家属的谅解,可以酌情从轻处罚。故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对本案予以改判,以林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十年。


七、法律思考

冲动是魔鬼,当被情感冲昏了头脑的时候,很多男人为了尊严放弃了一切,甚至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当今,很多单亲家庭的孩子,尤其是童年遭遇了父母感情破裂的负面影响的孩子,在以后的成长道路中,在遇到与另一半的感情问题时,处理的尤为不理智。社会在关注杀人偿命的同时,更应该关注造成这个结果的更深层次的原因,更好的挽救和救赎那些尚有良知的对社会仍有贡献的人。